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映夢小說 > 其他 > 傲世兵王 > 第二千五百四十一章:妹妹

傲世兵王 第二千五百四十一章:妹妹

作者:林昆章小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03 14:37:45

-

郊外,河邊,中本千裡三人站在一旁瑟瑟發抖,早已經被眼前的一幕給嚇住了。

長井佑未心神稍定,擦了下額頭的冷汗,道:“陳先生放心,待會兒我就給我爸打電話,讓他把錢轉到陳先生的賬上。”

“慢著!”突然,伊賀望月高聲道:“長井君好像忘了一件事情吧?”

長井佑未扭頭看向伊賀望月,疑惑道:“伊賀小姐指的是什麼事情?”

伊賀望月走了過來,和陳飛宇並肩而立,寒著臉道:“連川本明海都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上,你竟然讓我們伊賀流來暗殺陳飛宇,你居心何在?”

“啊?”長井佑未傻眼了:“我之前不知道陳飛……陳先生的身份,而且……而且你和陳先生不是一起的嗎,這隻是個誤會而已。”

“誤會?”伊賀望月瞪著眼射出絲絲殺意:“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說不定你是想藉機陷害我們伊賀流,讓伊賀流和陳飛宇鬥起來,來削弱伊賀流的實力。

而且我們伊賀流跟陳飛宇也不熟,要不是我心血來潮趕過來認出了陳飛宇,說不定森田右貴已經比陳飛宇殺了,而我們伊賀流也和陳飛宇結下了生死之仇,這筆賬你要怎麼算?”

“冇錯冇錯。”森田右貴連連點頭:“小姐說的一點冇錯,就是這麼回事。”

長井佑未急忙解釋道:“不是,我真的冇這個意思……”

“閉嘴!”

伊賀望月輕喝一聲,手中武士刀應聲出鞘,鋒利的刀尖指向長井佑未的脖子,道:“我伊賀流可不是任人欺淩之輩,你對伊賀流心存不軌,就算我殺了你,你們長井家族都冇辦法說三道四。”

長井佑未覺得脖子處涼颼颼的,嚇得臉色蒼白噤若寒蟬,哪裡想到的,剛逃脫陳飛宇的魔爪,又落入伊賀望月的刀下。

他欲哭無淚!

伊賀望月冷哼一聲,道:“不過,看在你們長井家族和伊賀流往年也有交情的份上,我可以饒你一次。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既然你賠償給陳飛宇1億華夏幣,那我就少要一點,就要5000萬華夏幣意思意思,有問題嗎?”

“這……這……”長井佑未臉色蒼白,囁喏地說不出話來,賠給陳飛宇1億華夏幣,就已經是大出血了,要是再賠給伊賀流5000萬華夏幣,他爸能氣得殺了他!

“嗯?你不同意?”伊賀望月眉眼一凜,手中武士刀又向長井佑未脖子遞了一公分。

“我同意,我同意……”長井佑未嚇得渾身汗毛倒豎,連忙道:“五千萬華夏幣就五千萬華夏幣,伊賀小姐快把刀拿開吧,我暈刀,再遲一點,我怕就暈過去了。”

“就這點膽量,真是丟東瀛的臉麵。”伊賀望月收刀回鞘,放了長井佑未一馬。

長井佑未擦了把額頭的冷汗,大口的喘氣。

伊賀望月一臉嫌棄,轉過身背對著長井佑未,突然冰消雪融,悄悄向陳飛宇眨了眨眼,心裡都要笑開花了。

她當然知道長井佑未不清楚陳飛宇的身份,不然的話,長井佑未也不會傻到請伊賀流來對付陳飛宇。

可是這又如何?反正按照陳飛宇所說,這是一個名正言順敲詐長井佑未,讓伊賀流賺錢的機會,而且長井佑未也是罪有應得,她伊賀望月何樂而不為?

陳飛宇也悄悄向她豎起大拇指,唇語道:“乾得不錯。”

伊賀望月傲嬌地昂起頭,一臉得意。

秦詩琪站在另一邊,看得直搖頭,剛剛伊賀望月說的那些話,全都是陳飛宇在咖啡館教給伊賀望月的,冇想到伊賀望月不但用的活靈活現,而且還殺氣凜然像模像樣,要不是她事先知道伊賀望月在敲詐長井佑未,還真以為伊賀望月氣得要殺長井佑未呢。

伊賀望月平複下心情,轉過身重新麵對長井佑未時,已經再度恢覆成冷若冰霜的樣子,道:“我把卡號告訴你,你現在就去給你父親打電話,5分鐘內,如果看不到錢到賬,就算我不殺你,陳飛宇也會殺你。”

陳飛宇想了想,道:“把我那1億華夏幣,也打進伊賀小姐的銀行卡裡,她會轉給我的。”

“是……是……”長井佑未顫顫巍巍站起來,向不遠處的河邊走去,背對著陳飛宇和伊賀望月,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心裡直罵娘,連1億華夏幣陳飛宇都放心打給伊賀望月,還說你們不熟?狗男女!

他走到河邊,拿出手機撥通了他父親長井千明的號碼。

手機剛通,他就哭訴道:“爸,是我,救命啊……”

接著,他便把剛剛的事情說了一遍。

原先長井佑未以為讓父親掏出1億5千萬華夏幣很難,冇想到提起陳飛宇的名字後,手機裡頓時安靜下來,十分的詭異。

長井佑未心裡發虛,試探地道:“爸……你……冇事吧?”

突然,手機裡傳來一陣破口大罵:“好你個小畜生,你竟然敢招惹陳飛宇,你想不想活了?你可知道連川本明海都死在了陳飛宇手上,那可是東瀛武道界赫赫有名的‘暗殺天王’啊!

你小子就有幾個腦袋夠被陳飛宇砍的,就算你不想活了,你也彆連累整個長井家族,真是氣死我了,等你回來我再狠狠教訓你!”

聽著耳邊手機裡傳來掛斷電話的“嘟嘟”聲,長井佑未神思恍惚,他印象中那個能跟東瀛首相談笑風生的父親,竟然怕陳飛宇怕到這種程度,陳飛宇有這麼……這麼厲害嗎?

冇過多久,伊賀望月手機提示音突然響起來,她看了眼手機上發來的轉賬提醒,以及後麵那多麼的“0”,樂得眉開眼笑,向陳飛宇比了一個“ok”的手勢,道:“包括你那一份,全都轉過來了。”

“記得晚上之前給我轉過來就行。”陳飛宇意味深長地笑道:“當然,我也不介意直接去伊賀流討要。”

“你就放心吧,我伊賀望月還不至於賴著你的錢不給。”伊賀望月難掩喜悅,白了陳飛宇一眼。

森田右貴驚訝地張大嘴,在他印象中,小姐一直是清冷高貴的模樣,什麼時候在異性麵前露出過這副嬉笑打鬨的神態?

森天右貴越看陳飛宇和伊賀望月,越覺得般配,心中暗道可惜,如果陳飛宇不是華夏人,甚至陳飛宇冇有站在東瀛武道界對立麵的話,陳飛宇跟小姐倒也蠻般配的。

“陳先生,伊賀小姐,錢你們也收到了,我……我可以離開了吧?”

長井佑未走了過來,後麵還跟著中本千裡三人,都小心翼翼地看向陳飛宇,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哪裡還有平時囂張跋扈的樣子?

伊賀望月也看向了陳飛宇,道:“我們伊賀流拿到賠償了,這件事情已經跟我們無關,剩下的你做決定就行。”

陳飛宇點點頭,道:“你們可以離開了,不過……”

長井佑未剛鬆了口氣,聽到陳飛宇後麵的轉折,又一個激靈立馬緊張起來。

隻聽陳飛宇繼續道:“回去後替我轉告你的父親,明天我會親自登門拜訪。”

“噗通”一聲,長井佑未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差點嚇尿了,顫聲道:“你還要來?”

秦詩琪看他熊包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伊賀望月直搖頭,真是丟東瀛人的臉。

“放心。”陳飛宇笑道:“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說放過你,就一定會放過你,明天去你家,也隻是有一些事情,想要拜托你父親而已,不會把你們怎麼樣。”

“是……是……”長井佑未稍稍鬆了口氣,被中本千裡攙扶起來,夾著尾巴灰溜溜地跑了。

伊賀望月這纔好奇問道:“你去長井家族做什麼?不會真打算可著長井家族一個勁兒的薅羊毛吧?”

“不會。我去長井家族,是有一筆大買賣要跟他商量。”陳飛宇神秘而笑,他腹中已經有了方案,要在寺井千佳和高島聖來反應過來之前,再藉著長井家族的力量,乾一件轟動東瀛的大事!

“算了,反正你彆把長井家族的羊毛給薅禿嚕了就行。”伊賀望月剛賺到5000萬華夏幣,心裡美滋滋的,就連看陳飛宇也順眼多了。

“小姐。”森田右貴走過來,手中拿著兩張銀行卡,恭敬地遞給伊賀望月,道:“這是長井佑未之前給的銀行卡,一張3000萬東瀛幣,一張500萬東瀛幣,都在這裡。”

伊賀望月現在哪裡還看得上這些小錢?喜滋滋的道:“我還是很公平的,這3000萬東瀛幣你去給我爸,當做伊賀流發展的資金,至於這500萬東瀛幣,你就自己留著,請伊賀流的兄弟們買酒喝。”

“謝謝小姐。”森田右貴大喜過望。

“我們也走吧。”伊賀望月揮揮手,對陳飛宇道:“你們要去哪裡,我送你們。”

“你想去哪裡?”陳飛宇扭頭向秦詩琪看去,嘴角掛著溫醇的笑意。

秦詩琪甜甜笑道:“去淺草寺吧。”

“好,那就去淺草寺。”陳飛宇大手一揮,向伊賀望月的英菲尼迪走去。

“真是一點都不知道客氣。”伊賀望月小聲嘀咕了一句,跟在了後麵,又對森田右貴吩咐道:“你直接回伊賀流吧,把事情跟我爸說一聲。”

“是。小姐。”森田右貴應了一聲,看著伊賀望月坐進英菲尼迪,開車向遠方駛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